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农自留地

★ 自给自足 ☆ 自娱自乐 ★

 
 
 

日志

 
 
关于我

聪明难,糊涂尤难,由聪明而转入糊涂更难。放一著,退一步,当下安心,非图后来报也。

网易考拉推荐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军营生活  

2018-08-01 23:39:17|  分类: 往事回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军营生活

 

哈啦哨

 

19787月,我进了00439部队去军务科报到,接待我的是上海老乡张参谋,他告诉我被分配后勤部设备科工作,然后带我去见设备科须科长。

30多年后,弟弟在家收拾东西时,找出当年部队寄往上海的入伍通知书交给我,我这才知道当年有这么个“老物件”,只是通知书落款时间比我实际入伍晚了5个月。家中收到入伍通知书之前的那段时间,我们接到军委命令和师领导战前动员,作为第三梯队正待命准备参加对越自卫还击战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军营生活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军营生活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张参谋将我领到设备科后,须科长从通知单上看到我的姓乐了,说他与我的姓都很少见。须科长是无锡人,得知我是上海人,用南方方言同我交谈起来。科里还有一位上海老乡张连发,我们三人常用南方方言交流,时间稍久,须科长提醒,科里北方战友较多,以后还是说普通话,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解。

可能须科长觉得我处事心细较稳妥,有时让我兼些其它工作,包括让连发协助我同地方单位处理货运纠纷,去枣庄市中级人民法院经济庭打官司,将发货单与科里用章交由我保管,由我开单发货等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军营生活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军营生活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入伍前我从事劳资工作,来到设备科就得从头学起,由一位唐山人助理员带我学业务,以后老戴又带了我一阵,平时我也注意向周围的连发、小郑等战友请教,逐渐熟悉了业务全流程。尤其是1980年底我参加了山东省煤炭局物资管理训练班,取得优异成绩,不仅掌握了设备管理知识,还掌握了设备以外的其它物资管理知识。在领导与战友指导帮助以及自己努力下,我先后获得两次三等功的荣誉嘉奖,这是对我工作的勉励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军营生活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军营生活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军营生活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军营生活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战友张连发与我同年龄,是中学同届、同宿舍舍友,我俩很谈得来,配合默契。连发业务熟练,写得一手好字,我常向他请教。对越自卫还击战待命期间,我俩通过报纸与半导体收音机了解研究战局,互相鼓励随时上前线精忠报国,虽然后来没有上战场,但我俩更加深了相互了解和友谊。为增添知识,连发与我和同宿舍的小王通过半导体收音机学日语,通过沈阳铁西科技进修学院中专工业统计函授班,学完统计原理、工业统计课程。

建军节师机关官兵联欢,同宿舍的连发和我与小王,邀军务科的小王、小解以及物资科的小周(会弹吉他)、老黄等,演出男声小合唱《真像一对亲兄弟》,连发与我和小周演出口琴合奏《我是一个兵》,我们的节目在联欢中受到大家欢迎并获奖。

平时下班后活动锻炼,我们常在宿舍楼空地打羽毛球。在羽毛球赛中,由我、同宿舍小王、另一科室战友三人组成的机关代表队,与仓库营广东兵战士代表队进行冠亚军决赛。我先出场取胜,我们队实力最强的小王对仓库营实力最弱的战士,本可至少二比一夺冠,小王觉得不过瘾,偏要改变事先排定的比赛顺序,他要排在最后同仓库营最强实力的战士“硬碰硬”,结果我队第二人与小王均败北而使机关队屈居亚军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军营生活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军营生活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军营生活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军营生活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军营生活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当年我们住在四层宿舍楼的最高一层,以楼梯为界,东边宿舍是医院与卫生所部分女兵,西边宿舍是机关与车队部分男兵。有一年夏季,我身体出了问题,一走路两脚的脚底板均破裂出血,每天除了吃药,还要去有一段距离的马路斜对面卫生所打针,几乎是踩踏着布鞋费劲慢慢挪动半小时才能抵达。卫生所负责打针的女战友小费见我如此费劲太辛苦,便对我说:你不要每天来了,反正我们住在同一层楼,下班后我去宿舍给你打针。就这样,小费给我打了近半个月的针,我的病才好,真的十分感激小费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军营生活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军营生活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军营生活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后来师机关搬往山东枣庄薛城,住宿由楼房变为活动板房,生活条件差了一些,可仍有许多值得回忆的人和事。

虽然我脱下军装离开军营已过去35年,但我至今仍怀念“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的红旗挂两边”的那个当兵年代与经历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军营生活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军营生活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