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农自留地

★ 自给自足 ☆ 自娱自乐 ★

 
 
 

日志

 
 

我的高考  

2018-06-26 23:38:18|  分类: 往事回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 的 高 考

作者:刘小斌)

 

记得1977年恢复高考时,仅上海地区就有将近30万人参加,而准备招生的仅有8个院校,最后录取的人数不到一万,其中许多名额给了来自外地的同学。这8个院校分别是复旦、交大、同济、华东师大、上海纺织工学院、上海化工学院、上海科大和上海机械学院。当时文革刚刚结束不久,许多人心中“上山下乡”的阴影还在,由于害怕毕业后被分配到外地,上海科大和上海机械学院这两个以向本地招生为主,今后也主要面向上海本地分配的地方院校反而成了热门。

我的高考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我是197412月从技校毕业,751月进入上海热处理厂工作的。热处理厂虽然隶属于听上去不错的机床公司,但实际工作条件非常差,在该厂工作的两年,我受过工伤、得过甲肝,做的工作也不是技校里学的钳工,而是被分在条件最差的盐浴车间做了一名热处理工,而且还要三班倒。不过,现在回想起来,我所在的车间里还是有几位很不错的师傅的,他们当年有的因为家庭出身、有的因为个人原因而没能上大学,但他们的学识和为人处世都令我十分钦佩,直到现在我还常常想起他们当年的样子。

我的高考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一开始听到将要高考的消息后,我还有些将信将疑;毕竟高考暂停了这么多年,要一下子恢复也不那么容易。但很快更多的信息都确认了这一“谣言”,连从西安回上海探亲的二姐也在抓紧复习功课。由于工作不理想,我早就有换个环境的想法,上大学无疑是个最好的途径。我1977年春天生的甲肝,那时也才刚上班不久,但机会难得,虽然得到信息的时间有点晚了,离高考也只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但我比其他同龄人毕竟还多上过两年技校不是?尽管上技校的多数时间都在车间里干活,但毕竟比别人还多学了勾股定理和一元二次方程。况且,听说如果第一年考不上,第二年还可以继续考,好吧!毕竟是1966年文革以来的第一次考试,就那把它当作一次练习好了。

我的高考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我的高考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据史料记载,高考日期是在1977年的冬天,应该是12月的5日或15日,网上也有人说是1113日,具体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高考的第一天就给毫无考试经验的我当头一棒。考卷上的数学题几乎有一半没做完,化学题计算都没有问题,可最后关于酸碱度的答案恰巧搞反了,语文由于功底差,作文只做了一半……。抱着做练习的想法,我最后还是完成了全部考试,那两天两条腿酸的几乎骑不动自行车,现在回想起来,很可能我高血压的病根在那时就已经种下了。

我的高考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我的高考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我的高考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当年因为考生人数众多,招生人数又太少,为了限制人数,高考结束后对部分成绩“达标”的考生发放了体检通知单,而只有拿到这个通知单的考生才具有被高校录取的资格。体检通知单是元旦前发到单位里的,体检则是在元旦之后。

元旦这天恰好轮到我在厂门卫室值班,大冬天外面很冷,而在门卫室里炉火生得旺旺的,我和厂里不太熟悉的几位师傅挤在一起,大家都在闲聊最近发生的几件大事,其中就谈到了高考。一位我不太熟悉的师傅说:“喂,听说我们厂里有个人拿到了高考体检通知,整个机床公司也没有几个人。”另一个师傅说:“我们厂里有6个人参加高考,只有一个人过关,那几个被刷下来的还都是老三届的,基础比人家好,还在上721工大,一直躲在教室里复习准备,就这样还是不行。”我为那几个人辩解道:“听说这次对老三届的考生有比例控制,据说不超过30%,所以他们被录取的难度更大”。另有一位师傅反驳我说:“那是在录取的时候,体检分数线大家都一样,还是他们自己不行。”这时,一位熟悉的师傅走了进来指着我对大家说:“你们还不认识他吧,他就是我们厂的‘新科状元’!”。这时大家才恍然大悟,我也赶紧逃了出去。拿到体检通知后的另一个变化是:原来和我关系还不错,见面有说有笑的另几位考生,后来见了我老远就避开,形同路人。

高考后的体检地点在武夷路,是借的其它单位的房子,第一关就是量血压。那时数字血压计还没有发明,单位里也很少有体检,一般人几年也不会量一次血压,而我恰恰就是这“一般人”。血压量完以后,医生让我在旁边椅子上坐一会,15分钟之后再量,第二次量完后医生问我是不是有点紧张,我察言观色:“嗯,是的,我见到穿白大衣的就有点紧张”,第三次是在一位老医生那里量的,他显然是这一块的负责人,老医生体谅的对我说:“你的血压还是有点高,考虑到你可能是紧张的缘故,而且高考能走到这一步也不容易,这次就让你过关了,不过,今后还是要多注意。”就这样,我最终通过了高考后的体检,没在阴沟里翻了船。遗憾的是,我没有认真听从体检老医生的话,在之后的二十多年里没能好好控制血压,直到心脏发生问题后才重视了起来,但已经造成了严重损害。

填高考志愿时,由于要去外地上学,北大清华自然是不予考虑。复旦是上海名气最响的,自然是首选,三个志愿的另外两个则给了上海的两个本地院校。

体检结束后的一天,我正在单位上班,有人拿来了一份意见征询表,征求我是否愿意被志愿外的其它学校录取。我在征询表上填了:“可以去上海其它院校,但专业限计算机、电子和自动化”。此后不久,我就接到了上海化工学院的录取通知单,专业是自动化。后来听说,因为上海化工学院是教育部直属的重点院校,比地方院校有优先录取权,所以没有经过第二、三志愿的两个学校挑选,材料就直接先送给了化工学院,也不知这是真是假。

我的高考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我的高考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我的高考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与大家想象的不同,上海机床公司虽然也有一些大厂,但主要还是由二三百人的小厂组成,我们热处理厂就是这样一个小厂。热处理厂的一把手当时正式的职务叫革委会主任,也姓刘,是个非常爱面子的人,虽然以前他从没拿正眼看过我,但自从我体检通知拿到后,他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到处给公司里其它那些小厂的领导打电话,询问高考情况。当得知就我们一个厂拿到体检通知时,兴奋异常,走路时头也抬高了不少,见到我也似乎换作两人,客气了许多。在当时的政治氛围下,什么事都要先通过单位,我的体检通知和录取通知自然也是寄到厂里的。在这里还要感谢小平先生,要不是他大笔一挥,把原先下面拟定好报考资格中的“单位批准”一词删掉,否则,我很可能就上不了大学。录取通知寄到厂里后,自然是先到了刘主任的手里,而且还在他手里压了一天,要不是早有同事向我通风报信,我还蒙在鼓里。刘主任第二天把录取通知给我时提了一个条件:就是由他亲自带队送我去学校。

入学的那天,刘主任特意向其它单位借了一辆面包车,(我们单位是个小厂,当时除了卡车其它什么车都没有,刘主任自己每天都是骑着两轮车上班的)敲锣打鼓的把我送到了学校。

我的高考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我的高考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