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农自留地

★ 自给自足 ☆ 自娱自乐 ★

 
 
 

日志

 
 

搬家  

2017-06-19 16:48:52|  分类: 往事回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哈啦哨《搬家》

 

哈啦哨

 

人在一生中搬过多少次家,各人有所不同,有人或许根本就没搬过家。一般人们把搬家称作“乔迁之喜”,那是遇到“人往高处走”的好事了,还有人把搬家叫作“遭灾”,那是遇到“水往低处流”的囧事,搬一次家就遭损失一回。在我的大半生中搬过数次家,我不知道每次是喜还是灾。

搬家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第一次搬家

1974年底,我从上海市劳动局第三技校(又名:上海长江机械厂技校)毕业,分配到江苏沛县大屯煤矿工程指挥部工作。那时知青上山下乡或支援内地建设的行李“标配”是,背包、旅行袋、网兜、脸盆、热水瓶、饭碗等简单生活必需品,少数女生可能还带个被橱或箱子什么的。

搬家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搬家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搬家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自打我确定到外地工作,母亲估计我今后将在外地成家,借购物票排队,买了五斗橱、碗橱、被橱、棕邦大床、床头柜、四把软坐垫靠背椅子、书桌、洗澡大木盆、洗脚小木盆、几床被子被褥、煤油炉等几乎居家过日子的所有用品,只缺个老婆,看来是把我“嫁”出去了。“可怜天下父母心”的好意我领了,但我这刚工作的单身小伙带着一大堆家具到外地新单位报到,怎么给人解释?与人合住的单身宿舍里往哪放?我不想将这些东西带走,可拗不过母亲,我得考虑怎么“搬家”。好在外地单位将我们留在上海培训一年,没过多久我又调往驻沪办事处工作,与上海淮海路仓库的人混熟了,委托他们卡车往江苏单位运货时插空带点家具。就这样“耗子拖木头”似的一点一点“搬家”,用了近一年时间断断续续全部弄了过去,把运去的家具暂时存放在江苏大屯总仓库里。

搬家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搬家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搬家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搬家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搬家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搬家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二、三次搬家

1981年,我已调部队工作3年,在山东薛城结婚成家,向后勤部申请借住当地老乡平房,终于有个属于自己的家。19813月,我与妻子前往江苏大屯工程指挥部机关小食堂,办了两桌简单酒席请地方上的师傅们和老同学朋友们,晚上住在矿工中学连发战友与其妻孙老师家里腾出的一间房,第二天部队仓库营来卡车到大屯总仓库,将我存放那里的家具拉到山东新家。时隔7年后的家具,大部分油漆当年在搬运途中被磨损,被橱后挡板也掉落,棕绑床的棕邦也松弛了,北方无人会修理。结婚家具早已齐备,再加妻子带来的一个大木箱。布置好新家以后,技校老同学卫国带着建刚、惠良以及他们宿舍的朋友从江苏坐长途车,专程来山东祝贺乔迁之喜,在家吃饭时卫国知道我存有好酒,不见外的去柜子里翻找。

搬家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搬家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一年后,部队两栋四层家属楼盖好了,我分到一层两室一厅带小晒台的一套房子。由于新家就在部队大院内,搬家距离不太远,战友们帮忙用板车、三轮车很快完成了搬家。以后,卫国老同学到枣庄走亲戚,返回时半途下车来我这里串门住一宿,觉得新房还不错。

次搬家

1984年,我与妻子从部队转业到北京工作,全家从山东薛城搬往北京。这次搬家不同以往,一是路途长,通过薛城铁路货运部门托运家具行李;二是没人帮忙,全靠自己打包,然后请部队的车将打包后的家具拉到货运站;三是行李抵达北京后,自己想法找人找车搬运行李。为使家具在长途运输中不致磨损毁坏,除了用旧毯毡布蒙面、草绳缠裹以外,还需用木材板条固定包装,我找到驻地附近一家乡村木材加工厂,用三轮车(黄鱼车)买了一车该厂破完木头后的下脚料——树皮板材,当家具外包装材料。当我拉着三轮车回到家属楼前,邻居赵助理正往外走,得知我拉树皮板材用途时愣住了,说:我们器材处正管木材,复员转业单位应该帮忙,你说一声仓库里弄点木材包装搬家家具不会有啥问题,你又何必既花钱又费力到外面拉这些不好的废料呢?我对他说,公是公私是私,我不想占公家便宜。这次搬家,我与妻子将已摇晃的碗橱与漏水的大小木盆等家具扔了。

搬家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搬家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到北京后我们临时挤住在岳父家,家具未打开包装,小部分存放家中,大部分与楼下车队商量暂时存放于车库里。后来北京公司租了公主坟翠微路一小片平房,我们搬进了其中一间潮湿散发着霉味的房中。

次搬家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北京要筹建火车西客站,我所在公司临时租借六里桥的办公地属于搬迁范围,于是,公司与家属全部搬往离城里较远的通县。此次搬家比较轻松,由公司后勤部门统一联系搬家公司组织搬家。卫国老同学曾来京到我家参观,二层楼两室一厅带阳台,有一个带浴缸的较大卫生间,卫国直说:在上海要有这么一套房很不错了!

搬家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搬家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搬家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搬家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次搬家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公司搬回城里,并在三环外元大都遗址公园边买房租给家属居住,我家分得四层一套朝南两居室无厅居室,仍由公司后勤部门统一联系搬家公司组织搬家。

搬家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次搬家

1998年,我家交出旧房,在三环路边分得三室一小厅居室。由于是部分职工住房调整,单位不管搬家事宜,好在搬家公司发展很快,个人电话联系即能办妥。这是至今最后一次搬家,不知今后还会不会再搬家?

现在,家中角落里还留有43年前我离开上海时带往外地的被橱、床头柜、几把破椅子、邻居送的脸盆等,还有妻子当年使用的大木箱,它们成了7次搬家的“老古董”与见证实物。

搬家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搬家 - 哈啦哨 - 青春挥洒大屯煤矿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