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农自留地

★ 自给自足 ☆ 自娱自乐 ★

 
 
 

日志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2017-11-10 12:57:39|  分类: 社会与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哈啦哨

 

20171018 周三 1821 小雨转阴

 

今晚6点与原江苏大屯煤矿的老同事、部队老战友在淮海中路“小桥流水”餐厅聚会,我在中午外出吃饭之后,下午先去黄浦江边遛遛,实现登上可供观景的上海最高大厦拍景的心愿。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我所去的上海环球金融中心大厦是位于浦东陆家嘴的一栋摩天大楼,地上101层,建筑主体高度492米,高出比邻的金茂大厦70多米。环球金融中心大厦94层至100层为观光、观景设施,共有三个观景台,其中94层为观光大厅,是一个约700平方米的展览场地及观景台,97层为观光天桥100层是最高的观光天阁,长约55米,距离地面高达474米。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当我抵达观光天阁拍摄大厦底下黄浦江时,由于观景楼层两面都是透明玻璃,互相透光造成乱光折射,拍出来的影像里都留有杂乱窗框条。我发现观光天阁收费拍摄点不错,用黑色围挡板挡住了一面玻璃光线,解决了乱光问题,于是,我到开票处与女服务员商量:给我开票100元拍三张照以后,我能否用自己相机在里面拍外面景色?得到同意。

拍完照离开摄影点后,我突然想起以前采用过的方法,将照相机镜头紧贴着玻璃,照样可以解决乱光问题,怎么早没想到呢?虽然拍了黄浦江景色,但由于是阴雨天,外面光线不太好,因此景象清晰度不高,有点儿遗憾。

我问女服务员,怎么没有高空室外200米悬空走道?女服务员告诉我,那是在金茂大厦才有的游览项目。我决定,以后找机会我请另三个老哥们与“四少帅”一起去金茂大厦走“勇敢者道路”,善隆有恐高症,可以在一旁观看嘛。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离开环球金融中心大厦,我在东方明珠塔及周边转拍。距晚上聚会时间差不多了,我乘坐公交车来到淮海中路,一边拍着路景一边等待老同事、老战友们的到来。

 

外地老汉逛上海(下)相册视频


(友情提示1.网络操作——鼠标点击文中相册视频小标题后点“继续访问”,再点右下方全屏标记,即可观看较大界面的视频;2.手机微信操作——手指只需击以上相册视频标题即可播放。)


我在回沪前打电话给张连发,委托他找聚会地点,我俩分工联系聚会人员,由我请江苏大屯煤矿老同事、老战友小聚吃饭,结果连发坚持由他做东。经过最后确定,聚会地点在淮海中路“小桥流水”餐厅,聚餐人员9人:

连发原是上海72届中学毕业生与我同属一届,毕业后分配二十七工程处,后来我从指挥部也调到那里,转入大屯矿区43支队当兵后,我俩在同一科室工作,住在同一间宿舍。连发的夫人孙老师是上海干部子女,随父亲支援建设大屯煤矿,她时任大屯矿工中学教师。我结婚时的第一夜,我们夫妇就住在连发夫妇的矿中家里临时腾出的一间屋中。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志刚是我技校老同学,毕业后分配二十七工程处,转入部队当兵后,在大屯煤矿我们常有来往。我们既是老同学,又是大屯煤矿老同事老战友。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龙弟比我大两岁,是随父亲从上海开发大屯矿区较早的一批职工,也是我最早结识的大屯朋友之一,我俩同属指挥部住的很近,我在他那里学开小两吨汽车,也在他那里学会了喝酒。我在回忆大屯故事《青涩的憨瓜》里曾写过帮他在一周内破了匿名信疑案,大屯机构改革后,龙弟成了连发的部下。龙弟的夫人小张由上海分配大屯煤矿机修总厂制氧车间,印象中这次聚会好像是我第一次见她,龙弟纠正并批评我说,大屯煤矿很多人直到现在都认识知道你,只是你没注意人家而已。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小陈是我们上海同届技校毕业生,他学的是家具制作,分配指挥部后勤组家具厂,是龙弟的后勤组车队近邻,我写的《九妹》故事中有1975年深秋第一次到小陈宿舍的情节,那时几乎每天都能见他从我们办公楼前经过。小陈为人仗义人缘好,工作能力及与人交往能力强,从大屯煤矿调上海办事处时任科长。若以我离开大屯煤矿算来,与小陈已有30多年未见面了。小陈的夫人是上海卫校74届毕业生,原在大屯矿工医院工作,遗憾的是她到女儿那里照顾刚出生的外孙女,今天无法来聚会。遗憾的另一缘由是我有个心存许久的“还债愿望”,我曾在《青涩的憨瓜》里写过1976年在山东鱼台农场劳动时春节期间没饭吃,矿工医院上海卫校来的小张医生伸出援手,雪中送炭解了我的燃眉之急,没让我饿着肚子过年,多年来我一直想寻她请她吃饭,以表感激之情,去年卫国老同学找到一个她的电话号码,前不久龙弟也找来她的另一个不同的电话号码,我都没敢打,唯恐像当年木瓜母亲托他妹妹给我去外地送行送礼、学军排美英似的都说不记得了,或不认识我,那会尴尬到无言以对境地,要是能向同是上海卫校毕业同是矿工医院工作的小陈夫人打听后再联系上,那就会自然多啰。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卫国、建刚是我同窗年同宿舍的技校老同学,惠良是斜对门宿舍的老同学,他们三人分配大屯机修总厂,与龙弟的夫人小张是同一单位。在大屯煤矿时,每到周末,不是我到他们宿舍喝酒吃饭聊天,就是他们来我宿舍聚餐,就这样,我们度过了难忘的青春岁月。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卫国调离了大屯煤矿回了上海,建刚到了夫人所在地太仓,惠良去了夫人所在地昆山,今天是我离开大屯后第一次再见惠良老同学。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大屯老友相见分外高兴,原先小陈人又瘦又高,我说他胖了,他笑答我俩彼此一样。我问小陈,刚到大屯时他同宿舍的陆福毅帮我修理带去的家具,如今他怎样了?小陈说小陆已经不在了。聊天中,志刚帮小陈数着,说他一席话里已有7个人不在了,由此可见,要珍视朋友们每次聚会,想见的朋友需及时。来之前,就听龙弟说小陈酒量很大,果真如此,随着大家聊兴愈浓,仿佛回到了当年大屯煤矿相聚青春时代喝酒聊天一样,小陈与龙弟带来的四瓶高度五粮液很快喝完了三瓶,“酒逢知己千杯少”,其他人酒量有限,主要由小陈、卫国与我喝的多一些,大概每人平均喝了78两吧,由于高兴我喝高了,散席时已醉,同大家合影告别后,卫国、惠良老同学打车将我送回了曹杨新村。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外地老汉上海之行(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大屯煤矿矿友再相会相册视频


(友情提示1.网络操作——鼠标点击文中相册视频小标题后点“继续访问”,再点右下方全屏标记,即可观看较大界面的视频;2.手机微信操作——手指只需击以上相册视频标题即可播放。)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7)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