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农自留地

★ 自给自足 ☆ 自娱自乐 ★

 
 
 

日志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2016-12-28 18:26:36|  分类: 社会与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寻访老地方 通县公司

哈啦哨拍摄

 

离开以前工作和生活过的地方,我很想再去瞧瞧如今的变化,寻找过去痕迹,回顾当年往事。过去没有条件拍摄当年环境照片,现在可以用照相机记录下如今景象。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2013年春节,我利用休长假的机会,一个人去了江苏沛县大屯矿区,那里是我从技校毕业第一次离开上海到外地工作的单位,那里留下了我难忘的青春岁月。我在那里寻遍了当年工作和生活过的每个角落,虽然原矿区指挥部那一带变化特别大,老办公楼已拆,但找到了我曾住过的单身宿舍,在机修总厂还遇到了没返上海而在这里扎根的技校生(同届不同校)袁同学。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那年春节期间,我还去了在山东枣庄当兵时的第二个工作单位原址,如今那里成了部队干休所。我曾在那里工作生活了近四年,在那里成了家,也从那里转业离开到了北京工作。

2013年春节寻访老地方回来后,我在博客上专门写了《回望来时的路》。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1984年秋,我从部队转业到北京一家公司工作,那是我的第三个工作单位。当时公司百十号人,临时租用六里桥乡一片平房区,有二层楼办公房、底下一层为医务室与招待所,另有一层平房的小食堂、小车库等。1985年下半年,接到六里桥乡通知,因要建北京西客站,周围兴建配套附属设施,平房区属于拆迁范围,要公司赶紧搬走,于是,公司当年就搬往离市区25公里外的通县通往天津103国道旁一个叫九棵树北杨洼的地方

2008年国庆期间,我曾乘地铁到通州区九棵树站下车,去寻找过当年工作生活过的通县公司旧址,终因那一片区域变化实在太大,弄得我迷迷糊糊,找了一大圈后以为被拆了无果而返。今年,听公司退休后仍住那里的老同事说房子还在,使我增强了继续寻找信心,趁着我小住常营乡离通州区较近的机会,前天我又去了一趟。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这次我选择乘坐公交车前往,因为过去我曾从市区骑自行车前往通县公司,大致记住一路风貌,坐公交车容易辨识窗外我当年见过的地标,从而更容易寻公司原址。

公交车驶入通州区后,我认出了老邻居、老同事万生老弟他叔叔当年任主任的县计委,如今万生老弟青出于蓝胜于蓝当了司局长,县计委离通县公司应该不远啦,估计也就四、五站地。当车路过潞河中学这所北京市老牌重点中学时,我眼前浮现出当年公司职工子女结伴骑自行车来此上学情形,如今多数孩子从重点大学毕业后已成家立业,有的是国内人才,有的在国外发展。公交车经过果园环岛拐向103国道,我逐步恢复当年回公司路的记忆,到九棵树站下了车,往事记忆越来越清晰的涌上心头。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公交车九棵树上下车处在三岔路Y”形三岔路,一条通向北京市区,一条经过果园(现在叫“果园环岛”)与潞河中学后通向靠近通县县城的北苑,一条是通向天津的103国道。当年这里十分荒凉,没有多少建筑物,周围都是农村与农田,岔路口在现在“速8酒店”的位置,当年仅有一排几个门脸的一层小平房商店,通县肉联厂门市部在此,那时我曾到这里买猪头肉、猪尾猪爪招待来家的客人,夏天用暖水瓶到小店买过散装啤酒。小店下午5点不到就关门,晚上周围没有路灯一片漆黑,只有路边农田里虫鸣声,一天晚上7点多,邻居同事世均兄抓耳挠腮敲开我家门求援说:家中烟抽完晚上又无处买,烟瘾了,借两包救急,明天买来加倍还你一条烟!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沿103国道向前走出半站地,我看见路边眼熟的“中核集团北京化工冶金研究院门面,当年这里是核工业部第五研究所,那时大家简称“核五所”。那时,公司部分职工住城里,下班后坐班车走了,还有部分职工住通县这里,下班后无所事事(那时各家都没有电视机),有一年冬季,为丰富处于荒郊野外单位职工的晚上业余生活,公司联合核五所请来一男一女两位国标舞获奖者,每周用三个晚上来核五所教两个单位职工学跳交谊舞,其间因一位核五所女士主动邀请我练舞,当时我还不习惯与陌生女子接触,便婉言谢绝,谁知那位女士跟老师很熟就告了状,老师立即叫停,当着大家面将我奚落一顿,我立即甩手回了家,从此再也没学过交谊舞,至今也不会跳舞。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过了“核五所”我就完全能清楚我们公司的方位,因为公司旧址就在往前走半站地的马路斜对面,现在叫九棵树东路与梨园北街的夹角处;看车牌应该是杨家洼站下车,我从九棵树站下车下早了,为此步行走了一站地;再从九棵树东路与梨园北街十字路口往前看就是九棵树高铁车站,8年前我光注意在高铁站马路对面瞎找,而把近在百米之外的真正目标错过了。当年公司旁的简陋卫校,如今改建成了五层楼房的北京市卫生职业学院;当年公司与卫校之间的臭水沟与农田,建成了现在宽阔的梨园北街;当年公司后面每天半夜里都能听到杀猪嚎叫声的肉联厂,以及每到夏日飘来阵阵恶臭味的皮革厂没有了,建成如今现代化的居民小区。

我来到挂有“北杨洼251”门牌的公司原址打量,建筑外形以及布局绝大部分都没变化,只是最外面的简易大门拆了,里面大门旁两扇近地大窗户的右边原值班室大窗改为中建二局医院的门,整个楼房外观仅有微小装修的改变。请看下面我保存的小女、部分职工以及自己的老照片,与我新拍照片大致位置对比,即可知道变化程度: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如今大楼的产权归中建二局,一部分用作中建二局医院,一部分作写字楼出租: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原公司办公楼侧面、后面没变化,仅在空地上建了一个花坛而已。当年公司运动会在那块空地举行过投掷铅球比赛,同事给我拍了张比赛时老照片: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从办公楼往后面走,里面所有建筑布局还是我们老公司时的模样,一点儿都没变化,下面我按照顺序拍过去作解释: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上图:办公楼往后走的通道。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上图:当年公司的职工食堂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上图:当年公司的职工澡堂。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上图:灰色房为当年公司的锅炉房与开水房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上面三图:葛布店东里66号楼,原为当年公司的招待所,现为当地居民住宅楼。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上面四图:葛布店东里67号楼,原为当年公司职工的家属楼,现为当地居民住宅楼,也住着部分原公司退休职工。67号楼后面是围墙,将其他小区分割开,同当年一样,不同的是当年围墙外不是楼房,而是农村小矮旧房。当年我家住在一单元二楼把头的那间房(那张放大阳台的照片),我曾在开放式阳台用木箱和泥土种过葡萄与丝瓜,结果葡萄没种活,丝瓜结的不少,炒个菜没问题;那时,技校老同学、矿山同事卫国从江苏找到北京通县我家来玩,对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家里建筑面积、朝向结构与大卫生间和浴缸赞不绝口。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之通县公司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1992年公司从通县又搬回城里地坛公园边上,通县公司驻少量留守人员。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买下这片房产时,公司花了500多万(当年我会使用计算机,因此帮财务做过此账),那时人们工资都不怎么高,我那时工资几十元,500万算是大数啦。遗憾的是,据说后来留守负责人将这片房产以购买时的五分之二价格给贱卖了,实在太可惜啦!

1994年,我离开了公司。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