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农自留地

★ 自给自足 ☆ 自娱自乐 ★

 
 
 

日志

 
 

耳边又闻《刘三姐》  

2015-09-09 19:32:20|  分类: 老友青春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耳边又闻《刘三姐》

甲戈士

这些天常会从同学的“欢网”上听得几首既熟悉又遥远,既好听地让人难以忘却;又实在想不起具体歌词的《刘三姐》的歌。这似从天边传来的纯净歌声和那悠悠飘然的曲调,总是会把我从尘市嘈杂喧啸中,带去到了远方那山清水秀的天间旷野。冥冥之中那似从很远处传来的声音又会召唤着我,把我领回到了已过去久远,却不会忘怀的童年时光

耳边又闻《刘三姐》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那时我家住在上海的天山二村(我妈说,我就是出生在那),我在马路(茅台路)对面的天山二小上一年级。有个星期天的上午,爸爸妈妈要带着我们几个孩子一起外出去看电影。那时大众娱乐活动,并不像现在这样的丰富和多样,看电影也算是最受欢迎的娱乐了。一家人一起去看场电影,可把我们开心的像过节一样了。那天到底是去了那家电影院已记不的了。电影开始放正片时,却让我有些失望,怎么就是个《刘三姐》呢? 瞧这片名显然不合小男孩的口胃。不过等电影的画面一出,音乐一起,我已经顾不上什么“姐不姐“的了。只见银幕上,顺着那条旋律一般长长蜿蜒的河,在很远很远的那端传来了像河水一样清亮的山歌声,一叶草伐载着天仙般的刘三姐顺着江水和歌声一起漂来了…… 那时也许还不会感觉得到影片的画面是多么的美,影片的故事是多么的精彩,甚至也没听清这片中的歌究竟唱了些什么?可那像刘三姐一样美的歌声和那听似在山间水面悠悠回荡的曲调旋律、却已经是打动了一个还不经事理,什么都不懂的小毛孩.而且这种感觉以后一直会萦绕心中挥之不去,那好听山歌调的曲尾部分的旋律,时会在梦中飘然而至。

耳边又闻《刘三姐》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和现在的人一样,那时人们也有自己喜爱的明星和偶像。当时天山的大街小巷,无线电里,时常也会传来刘三姐的歌声,大家都会驻足倾听。看我们如此喜欢,爸爸还特意的去买了一本电影版的《刘三姐》小人书。这本小人书也让我成了楼里受欢迎的人,楼上楼下的小朋友经常会围着我希望能借看小人书,

建平姓蒋,是住我们楼三楼(我家住四楼)的一个上五年级的大男孩,也是我们那幢楼里的孩子王。他的爸爸是个空军军官,不常在家住。建平是个非常聪明顽皮又很爱护楼里的小朋友的人,在小朋友中是个有威望的小大人。他好像什么都懂,我们都喜欢跟着他玩,他对我也特别好。

记得是个星期六的下午。那时星期六下午学校不上课,建平正在三楼的厨房间里坐在小板凳上洗脚,这是他家阿姨的规定,每个星期六下午必须洗上半天脚才能玩。我就在边上陪他说话,看他受罪。他突然说想看刘三姐的小人书,我飞快地跑上了楼去拿书,然后他一边把脚泡在木盆里,一边翻着小人书, 还一边哼着《刘三姐》片中的曲调,直到盆里的热水变的冰凉,直到看完了小人书(其实都看了无数遍了),他突然嘻皮笑脸地指着封面上刘三姐的剧照问我:“刘三姐好看吗? “好看的哦! “你喜欢她吗? “喜欢的哦! “她叫黄婉秋! “是吗?”,其实演员的名字都在小人书的背面印着呢,可在这以前我还真以为她就叫刘三姐呢!.他凑过脸来悄悄地说: “给你做老婆好吗? 这是做什么?我当时一楞,睁大眼睛瞪着他,狠狠地对他说:“要么给你做老婆! 他却狡滑地笑了。

耳边又闻《刘三姐》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那时《刘三姐》正热映,街谈巷议喜爱的明星也不亚于现在,就连小毛孩子都在谈论。

还是一个星期六。一清早我背着书包上学去,包里还揣着答应借给同学看的《刘三姐》,这回要借的是坐在我身后的小女孩。那个小女孩叫什么名已记不得了,只记得是个长着圆圆的脸,端端正正白白净净的小姑娘,梳着短短的齐耳头发,脖子上还扎上了一条薄薄的很好看的小围巾。那时我们经常会交换书看,在学校也会说一些有什么好看的小人书之类的,但上课时是不能看书的,说好让她把书带回家去,星期天看完了星期一再带来还给我。这天中午放学后,我们一起走出校门时她还对我说下星期一一定会把书带给我的。可当我兴冲冲回到家时,眼前的情景教我大吃一惊,房间里竟然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了,我正楞神呢,表舅跑上来对我说:“搬家了,大家都走了,你也快跟我走吧!”我事先都没听说要搬家的事,我甚至都没来得及和楼里的班上的小朋友说上一声再见,就稀里糊涂的跟着搬到曹扬新村来了,可这时最让我上心的事还是那本《刘三姐》,如果星期一我不能回到学校去,那书怎么办?小女孩来还书时却找不到人了,她也会着急的呀!

耳边又闻《刘三姐》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但星期一我没能回到原来的学校去。以后也一直没能再回去。也许就是从那时起《刘三姐》渐渐远离了我,在一个新的生活环境里她被慢慢地淡忘了。直到几年后小学四五年级时,我才有机会回到了我原来生活过的地方,还和楼里的小朋友见了面。这又使我想起了小人书《刘三姐》的事。在以前家门口的马路边,那天我老盯着天山二小的校门看,看着每一个从学校里走出来有着圆圆脸的小姑娘,我真希望那个小女孩也会从校门里走出来(那时我还记得她的名字和一年级时的容貌),我还希望她还记得我,记得那个星期六借给她的《刘三姐》。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