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农自留地

★ 自给自足 ☆ 自娱自乐 ★

 
 
 

日志

 
 

马义的故事之第三封匿名信〈二〉  

2013-08-14 18:46:06|  分类: 人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义的故事〈二〉

(哈啦哨撰写于2007年冬)

第三封匿名信

马义接到两封匿名信后,一直按兵不动,既没兴趣向妻子旁敲侧击去打听,也没按照信中提供的所谓线索去跟踪了解情况,马义的故事〈二〉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在旁人看来,他的工作、学习、娱乐、聊天同以往一样,没有任何异常。因为马义始终认为匿名信内容本来就是无稽之谈,与其让妻子知道后平添烦恼,还不如让自己一人知道,默守这个无中生有的荒唐“秘密”。当周围没人时,马义思绪也常常走神,他纳闷,他不解,在这个新单位里夫妻两人从没得罪过谁,平时大家相处都不错,写信人的动机到底是为什么?凭着直觉,马义觉出写信人就在熟识的同事之中,而且此人一直在瞪大眼睛观察他们夫妻两人接到匿名信后的一举一动,要是没有动静的话,估计那个人不会甘心,还会再写来第三封匿名信。

果不出所料,一周后马义收到了第三封匿名信,经与前两封信仔细核对笔迹,判断为第二封写信人之所为。第三封信的内容可就不那么客气了,马义仿佛看到那人丑恶的嘴脸在破口大骂:你还算是男人吗?面对你老婆那样的丑事,马义的故事〈二〉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你也不着急,还不上火?你简直就是个废物,活王八!……刚看完信,马义浑身的血只往头上涌,对那人无耻语言怒火中烧,要是那人就在面前,马义非将他(或她)的脑袋揪下来当球踢。冷静下来后,马义反而哈哈大笑起来。马义得意地想到,果真如事前估计的那样准确,那人一直在周围仔细观察,而且每周间隔差不多时间在市区不同邮局发出一封信,虽然三封信笔迹不同,想造成是多人了解情况,其实狐狸尾巴露出来了,肯定是一人所为,至多找帮手替他(或她)写了信,寻找此人范围很小,就在周边熟悉的同事中,而且那人比自己还着急,急于想看到他(或她)预想的结果,你想激怒我,我偏不上你的当。

趁着周末,马义去书店买了本《犯罪心理学》,想了解一下这种人的心态。休息时,马义慢慢梳理了周围朋友、同事,马义的故事〈二〉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最后不得不将最大疑点锁定在医务室向大夫身上。向大夫虽是医务室负责人,但医术不太精深,平时职工都爱找妻子看病,大向本来就游手好闲,这下更有空闲时间了,每天穿着白大褂两手插在兜里握着营养药,在办公楼道里瞎晃悠,见哪位领导办公室开着门,就进去送瓶好药。平时聊天,大向了解到马义认识妻子没到两个月,不知什么原因就快速结婚了,她撞见过几次两人在医务室吵架很厉害,了解马义一拱就火的火爆脾气,公司里只有她知道马义夫妇俩的情况最多。马义想到这里,马义的故事〈二〉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赶紧摇头否定自己:不该!太不应该随便怀疑别人,尤其不能怀疑向大夫,她一直对我们不错,出现第一封匿名信后不久,大向还将领导要她去深圳、沙头角出差机会让给了妻子,那时去那里可是美差啊!不像是她!那么写匿名信捏造事实的到底是谁呢?马义又陷入了混沌,直想到脑仁生疼,算了!不想了,还要学习呢,也许始终不答理那人,这事就烟消云散了。果真如愿,下一周没再来匿名信,又一周也没来,马义安心了,终于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当时马义想得比较单纯和简单,后来的事件演变是他始料未及的。匿名信虽然贯穿在整个事件中,但也许是微不足道的,仅仅是长达八年抗争前奏的一小段序曲而已。

[待续 <三>体检起波澜]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