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农自留地

★ 自给自足 ☆ 自娱自乐 ★

 
 
 

日志

 
 

窥视的眼睛(四)  

2013-08-14 07:14:08|  分类: 人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窥视的眼睛(四)

(哈啦哨写于2006年冬季)

窥视的眼睛(四)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因为始终没有女孩的影子出现,“武大郎”每次“对表”总是兴冲冲前来却是垂头丧气无功而返,时间一久,他逐渐失去了兴趣,较少来骚扰我了。我在气愤之余隐隐产生了可怜他的想法:那么大年龄的老家伙,何苦捕风捉影瞎折腾呢?邀功?在这种事上逮个无足轻重的小啰喽值当吗?想看脱了衣服的女孩?想到这里我浑身一颤打了一个激凌,突然想到他长久分居两地见不着老婆,是否心理出现了问题?

窥视的眼睛(四)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手头正好有本以前托人弄来的佛洛伊德《爱情心理学》,我便拿来翻看。弗洛伊德认为,人们意识到的心理过程仅仅是整个心灵的一小部分,而大部分是意识不到的潜意识,它是一个特殊的精神领域,如同冰山下的海洋,冰山是可见的突起,而海洋则是无尽的辽阔。潜意识是人类本能冲动的源泉,又是在现实生活中被压抑下去的不能满足的欲望的总仓库。为了使潜在的能量得以发泄,需要进行大量的秘密的心理工作,这就是所谓的“精神机制”。由于这种机制有其自己独特的表达和反应方式,所以不能以人们所意识到的心理过程去衡量。例如做梦和一些不可思议的变态心理症便是如此。即使是在正常人的精神活动中,有的也难免要流露出自己也不能理解的言与行。由此可鉴,“武大郎”是个“心理变态病人”,算了,我不同他计较。

窥视的眼睛(四)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转眼到了19778月,在上海结束培训的我的技校同学回来了,因为我那得天独厚优越的宿舍条件,每到周末他们都带着女友来我宿舍聚餐聊天玩耍,热闹非凡。多次聚会有女身影出入我的宿舍,重又激活了“武大郎”的兴奋点,他也频频光顾我屋前来“对表”。一天,等他走后,同学们疑惑地问我:“我们每次来都见那人同你对表,整个宿舍楼就你的表准吗?看他也不像你的朋友啊,你对他的态度很冷淡。”我将以前发生的情况对他们简要介绍了一下,男同学们顿时火了,纷纷嚷嚷起来:“管他什么保卫处还是什么屁长,我们找机会替你狠狠教训他一下!”“他是个病人,大家就算了吧。”我赶紧劝阻他们,并对嗓门嚷得最高的同学说:“你忘了上次咱们去徐州市里的事啦?你与安徽女朋友分别才这么短的时间就出现变态行为,见街上行走的漂亮女孩就假模假式装着走路不小心,直想往人家胸部蹭,大家是不是该狠狠教训你这个‘臭流氓’啊,更何况‘武大郎’与老婆长期分居那么久,人家还没有你那样露骨的实际行为呢!”说得那位同学不好意思起来,大家全都乐了。

窥视的眼睛(四)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1978年的一天清晨,我还没起床就听到敲门声,赶紧穿衣起来打开房门,见门外站着同学的女友,来给我送他们上海家里寄来的好东西让我分享,我边将她迎进屋里边问她怎么那么早就来我这里?说,早上要去职工医院空腹抽血,反正也睡不着了,干脆先上离医院不远的我这里来坐会儿。我心里暗暗叫苦:坏了,但愿现在“武大郎”窥视的眼睛不会盯上这里,这次女生来的时间可比上次小胖墩来的还早啊。寒喧几句后,我赶紧送女生出门,看了看过道没人,我放心了,看来“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啊。

窥视的眼睛(四)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吃完早饭我走进办公楼去上班,路过一层后勤处门口被民兵连长拦住拉到角落里,很严肃地要与我谈话,口气很硬地说:“我以老大哥的身份问你一件事,你要如实回答,昨晚你屋里是不是有女人过夜啦?”我顿时火冒三丈:“既然你以老大哥身份同我说话,那么我们就是兄弟了,你说,是我现在就扇你那胡说八道的大嘴巴呢,还是等你搞清楚事实再来扇你?是那个姓庞的‘武大郎’胡说的吧?看来保卫处还挺给我留面子,让你先充当急先锋。我现在不走开,你可以看着我,立即派人去找我的同学和他的女友了解情况,让‘武大郎’去辨认那位女生,问他的女友是什么时候来我这里的,‘武大郎’见她又是什么时侯离开的。一会儿我连你同‘武大郎’的嘴巴一起抽!把‘武大郎’眼睛抠下来当泡踩,留着他那看不清事实的瞎眼又有什么用?!”

窥视的眼睛(四)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民兵连长口气立即软了下来:“其实一开始我也不相信,我们处里小王说,上次她在姚桥的男朋友来指挥部玩几天,你见她找不着住处着急,就让她男朋友住你那里,她仔细观察过你的房间,说厨房后窗户看不见里屋动静,大屋窗户有个纸窗帘,拉过来正好挡住对面楼房人们的视线,很可能就是为了干那事准备的。听了她的话所以我才信了,你为什么要做那个纸窗帘呢?”

窥视的眼睛(四)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我冷笑道:“你算问着了,实话告诉你,我不知道!你要真想了解的话去找防震办的小周,那纸窗帘是他的,人家的东西我从来就没动过。另外请你也很严肃地转告你们处里的小王,别拿她与男朋友在我屋里想干的事假设到无辜人的身上(注:因为她的男友住进去后,我躲往别处去住了),我这一辈子算记住她了,对她,好事绝对办不得,得了实惠还要反咬人一口,算个什么东西!枉披了一张人皮!”

窥视的眼睛(四)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19787月我参军去了部队,终于告别了企业保卫部门无端窥视的眼睛。在部队待的6年中,那里没有保卫部门窥视的眼睛,可是他们也没少找我麻烦,年轻的保卫干事知道我收藏了不少文学名著,经常来向我借阅,遇到特别喜欢的书就假作愧疚的表情告诉我“丢了”(就连师后勤部长也来这一手),只不过他们都疏忽了一点,我的书上有专用藏书章,别人看见都来我这里及时“告发”他们,反倒成了窥视他们的眼睛。既然喜欢书,是好事啊,那就拿去好了,我并不在乎。我也不用跟他们客气,借我的书就必须要拿他们的内部刊物《警察》(当时还算保密资料)来交换。那次我借了他们一本介绍前苏联克格勃的内部书籍,由于自己十分喜欢,决定收归我有,到了还书时,我装成十分难过万分遗憾地样子说:“书丢了。”来而不往非礼也,谁不会呢!

窥视的眼睛(四)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 完 ]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