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农自留地

★ 自给自足 ☆ 自娱自乐 ★

 
 
 

日志

 
 

寻访“老地方”(九)  

2013-02-22 21:35:27|  分类: 旅游见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寻访“老地方”(九)

——伤感徐州

(哈啦哨)

寻访“老地方”(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2013214 年初五 阴 210℃ 微风

早上在招待所结完帐,来到江苏路南边的颐园西门,坐大巴车前往徐州。等候开车时,我见车下一对有着知识分子气质的老年夫妇送他们的儿子上车,戴眼镜的中年儿子就坐我旁边座位,不一会儿,母亲背过身摘下眼镜在偷偷抹眼泪,害得父亲也受感染掉眼泪。是啊,儿行千里母担忧,儿子再大也是个孩子。由此,想到38年前我孤身一人离开上海到徐州时,母亲是否也这样偷偷掉眼泪?当年我怕看到这种伤感场景,第一次以及以后每次离开上海,我都坚持不让人送站。如今,我看到这种母子离别场面,不免有点心酸。汽车行进途中,我与中年人聊了起来,他在安徽老家工作,利用春节放假回来探望长期居住在二十七工程处家属院的父母亲,父母亲曾是425团的军人,父亲是该团参谋长,母亲在部队学校里当教师。我对中年人说,难怪,我见到你父母的面感觉怎么那么眼熟呢!(当年我在师部机关工作,常去425团办事)

寻访“老地方”(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1小时20分钟大巴车抵达徐州,我与中年人挥手告别,他去徐州东站(高铁站),我去附近徐州老火车站。我对徐州火车站一点儿也不陌生,30多年前回家探亲或出差,我都要在这里上下车,那时春运回家探亲一票难求,我们常像逃难似的从火车车窗外爬进车厢,然后再补票。想起第一次离开上海到徐州,真有点伤感。在我的《胡思乱想》一文中回忆道:1975年国庆节刚过,我按照组织上的安排,一个人提着网兜、大旅行袋,到上海火车站登上了开往徐州的列车,迈出了远离上海大都市的第一步,也迈出了个人独立生活的人生重要一步。第二天下午,随着火车车头一声长长地叹息,我提着装有脸盆、热水瓶等物叮当作响的行李走出了徐州火车站,没有人前来接站,按照刘组长的嘱咐,先寻找矿区驻徐州饭店的办事处报到。第一次出远门的我在这举目无亲陌生城市里想起了母亲的交代,“出门嘴要甜,不要怕叫人,大爷大叔大婶大姐地叫着,找路办事都方便。”果真,我找到了办事处官腔十足的办事员小赵,正在喝酒的他告诉我:“今天去矿区的内部小火车已走过,只能等到明天早上坐八点半的火车进矿区,你自己去车站买票进矿,从头坐到底就到了,终点站那里有班车接站,你在指挥部下车就是了。”他拿腔拿调地说话,也没安排晚上住宿,我哪敢多问啊,回到大街上的饭摊铺随便填饱了肚子,也不知道找旅店住宿,拿着行李像当地老乡们一样,蹲在候车室角落里熬了一夜,好不容易天放亮了,没洗脸刷牙就紧着排队买票等候上车。当年我在徐州来来往往不知有多少回,但从没住宿过,今天我要专门去住住当年傲慢小赵曾住过的火车站旁边徐州饭店。

寻访“老地方”(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我向徐州饭店服务员打听徐州有什么好玩好看的景点,服务员很热心,告诉我在车站旁坐几路公交车到楚王陵,出来后,淮海战役烈士纪念塔与云龙山云龙湖公园都在那一带不远,一问别人就知道。我觉得在徐州有两天富富有余时间,那就坐公交车慢慢转悠呗。去楚王陵的公交车线路很长,汽车走到近郊区,站我身旁的乘客嫌车内空调太热,大声嚷嚷司机关空调,同时将我座位旁的车窗开得很大,起初我觉得无所谓,但就是被风这一吹,给我连日来疲惫虚弱的身子安下了病灶。我按照服务员告诉的站名下车,发觉还需转车才能到达,已是中午就餐时间,我先填饱肚子再说,进了一家水泊梁山酒家。这家饭店虽不起眼,可不一会儿人满为患,临时添加了好几张餐桌。我让服务员给推荐了酒菜,武二郎和扈三娘热情服务,硕大的碗装菜,我还真吃不了几口。

寻访“老地方”(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出了饭店,我改变了去楚王陵的想法,淮海战役烈士纪念塔必须要去看的,但我不认识路,最简单的一招——打出租车。

寻访“老地方”(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离开淮海战役烈士纪念塔,见公交车站牌上有去云龙山西门那一站,随即跳了上去。到站下车后往里走些路,发觉要到景点门口还远着呐,我感到身上特别乏力,于是打了退堂鼓。

寻访“老地方”(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我想早点回徐州饭店休息。开车女司机有点像WW年轻开出租时的漂亮模样,很健谈,我在车上与她侃起了大山,说起我曾流浪要饭以及睡马路等经历,逗得她哈哈大笑,她问我还记得在徐州睡马路是在什么地方吗,我告诉她只记得正对着徐州火车站往最热闹大街方向走的第一座桥旁,她说那条大街是淮海路,那座桥她知道在哪里,我请她将车开到那座桥附近放我下来,我要去好好追思大哭几声,又把她逗乐了。我在《出差睡马路》一文中回忆道:刚工作不久夏季的一天,因有急事,领导召来矿里的一位劳资科长,让我和他一起去枣庄出趟差,当天我们就办完差使,晚上7点多返回徐州。由于出来急促,我们没开单位介绍信,我还带着工作证,科长什么证件也没带,那时讲阶级斗争,住宿成了麻烦问题。正规饭店和招待所,街道办的茶室都不让科长住,火车站候车室有警察严密把守检查,没车票不让进去。科长说:“别折腾了,你去住宿吧,我在外面溜达溜达。”“那怎么可以!”我说,“你那么大年纪一宿不睡,我于心不忍,今晚我就陪着你,咱们有难同当,反正天热,一夜容易熬过去。”于是我俩就像夜游一样,在徐州到处慢慢转游消磨时间。到了凌晨2点,我实在抗不住了,对科长说:“我腿酸困乏不能再走了,咱们找个角落睡会儿吧。”于是,我们找到一座桥墩旁,就象乞丐般的以包当枕头躺在水泥地上,一直睡到天亮。司机带我找到的正是30多年前那座桥,我清晰的记得,我与科长就是睡在那桥特有的拐角处。

寻访“老地方”(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还是那篇《出差睡马路》回忆:我们单位驻地离徐州还有78公里,可是已经没有回去的汽车和火车了,没有办法,先解决肚子问题。50多岁的老科长是北方人,喜欢吃饺子,而我刚到北方工作不久,虽不习惯北方饮食,但我还是随着他。在火车站的站前饺子馆,由科长先占座,我去排队,好不容易轮到我了,发现盛饺子的碗底有点脏,要求服务员换一个干净的,服务员对我一瞪眼,说:“你到底吃不吃吧?要吃就这个碗!”真是不讲道理啊!好像我是要饭的,而他却像是施舍的。我回头看看长蛇般的队伍,又看看等待许久的科长,算了忍了吧!端过两碗饺子,我没把刚才的情况跟科长说,将干净的一碗给了科长,自己吃那个碗底脏的,心想“不干不净,吃了没病”,才吃几个饺子,心理作用使我再也吃不下去了。出了饭店门我回头看看店号,以后再也不会来这里吃饭了,一扭头一阵恶心上来,片状的饺子皮和馅全吐了出来,科长还以为我身体不舒服呢。我从弘济桥往徐州火车站方向走,一扭头看见了永远忘不掉的30年前那个“站前饺子馆”所在位置——复兴南路拐角处,不过,现在的那个位置改成了“瑞利酒店”。

寻访“老地方”(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晚上我觉得身体不适,浑身发酸发冷,早早上床睡觉休息了。

寻访“老地方”(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2013215 年初六 阴有雾 -24℃ 微风

早上我的伤风感冒有所加重,出门在附近药店买药,服药后一直睡到中午退房。

外出吃点午饭,以增强身体抵抗力,然后消磨时间到下午2点,坐车来到徐州东站(高铁站)。今天的火车站不比我年初一出来时,到处是急急忙忙拖着行李要赶火车回去上班的人流。

寻访“老地方”(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寻访“老地方”(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拍完几张人们进站照片,我就只想睡觉,于是来到候车室找个座,一直趴在背包上迷迷糊糊昏睡。下午1703分,我乘坐的G42次高铁列车从徐州东站开出,放倒椅背一路睡到1949分火车开进北京南站,结束了我的五天五夜春节流浪寻访“老地方”之旅。

寻访“老地方”(九)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 完 ★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