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农自留地

★ 自给自足 ☆ 自娱自乐 ★

 
 
 

日志

 
 

“劳三”毕业生矿区工作之初(二)  

2012-04-25 20:46:40|  分类: 往事回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劳三”毕业生矿区工作之初

(哈啦哨)

登上了个人独立生活的旅程

——摘录自200810月《胡思乱想》片段

1975年国庆节刚过,我按照组织上的安排,一个人提着网兜、大旅行袋,到上海火车站登上了开往徐州的列车,迈出了远离上海大都市的第一步,也迈出了个人独立生活的人生重要一步。

火车在夜色中摇摇晃晃前行,一路上,“劳三”毕业生矿区工作之初(二)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内向的我坐在硬座车厢里始终一言不发,我还不习惯同陌生人说话。我能忍受得了长时间的寂寞,没有睡意,更没有兴奋,有的是对未知世界的茫然。

第二天下午,随着火车车头一声长长地叹息,我提着装有脸盆、热水瓶等物叮当作响的行李走出了徐州火车站,没有人前来接站,按照刘组长的嘱咐,先寻找矿区驻徐州饭店的办事处报到。第一次出远门的我在这举目无亲陌生城市里想起了母亲的交代,“出门嘴要甜,不要怕叫人,大爷大叔大婶大姐地叫着,找路办事都方便。”果真,我找到了办事处官腔十足的办事员小赵,正在喝酒的他告诉我:“今天去矿区的内部小火车已走过,只能等到明天早上坐八点半的火车进矿区,你自己去车站买票进矿,从头坐到底就到了,终点站那里有班车接站,你在指挥部下车就是了。”他拿腔拿调地说话,也没安排晚上住宿,我哪敢多问啊,回到大街上的饭摊铺随便填饱了肚子,也不知道找旅店住宿,拿着行李像当地老乡们一样,蹲在候车室角落里熬了一夜,好不容易天放亮了,没洗脸刷牙就紧着排队买票等候上车。

几个小时车程下了火车,又随着人流跑向班车,在班车上我才瞪起好奇的眼睛观望窗外,因为这里就是我今后长久生活工作的地方。“劳三”毕业生矿区工作之初(二)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道路坑坑洼洼使汽车颠簸摇晃的很厉害,映入眼帘的尽是农村荒凉景象,好在我有“到祖国最需要最艰苦的地方去”精神准备,倒也不觉得有什么意外。农村景象同我看过的老电影《铁道游击队》、《平原游击队》和《地道战》有点吻合,第一次亲眼看到北方农村景色不乏新奇之感。

班车走了近40分钟,我到指挥部下了车,那里建筑物多了不少,指挥部办公楼是平顶四层楼房,后面有几排同样是四层的职工宿舍,指挥部大门旁的楼房底层是一排五间房类似农村的那种小商店。

门卫打电话叫人将我带到三楼生产组,见到满屋的人我不知怎么称呼他们才好,像进城的乡下人似的手足无措拿着行李站在门外,穿着笔挺中山装的大组长朱根荣招呼我进来,放下行李,给我介绍组里情况和屋里的人,并告诉我,你就跟随于泽国学习调配,他们都是上海劳动局和体委等下放来的老干部,你要好好向他们学习,不懂就问。“劳三”毕业生矿区工作之初(二)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我一一见过他们,想起北方人好称老师,除了有职称的好叫外,我都逐个称他们为“老师”,亲切和蔼的程汝珍笑眯眯地对我说:“以后都是同事一家人了,别拘谨,俞金林和焦近愚比你大不了几岁,你就叫他们小俞、小焦,叫我老程就行,别人也那么叫。”因职工宿舍暂时没有空位置,我又属于突然调进来,于是,师傅老于按照老朱组长的安排,带我暂时住在指挥部旁边的二层楼招待所里,这一住就是两个月。

在招待所居住的两个月里,我无意识地结交了一些朋友。室友小陈是吉林知青,那时知青返城大潮还没到来,他的父亲为了将他调来矿区,不惜放弃上海户口来江苏矿区工作,小陈分配在地质局工作,每晚回来就给我讲他的知青故事,常常逗得我哈哈大笑。小陈有了宿舍搬走后,知青丁汶杰陪我度过了一段很有意思的时间,小丁原是知青文艺宣传队骨干,拉得一手特棒的手风琴,我经常在招待所里几个小时静静地听他拉琴,“劳三”毕业生矿区工作之初(二)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使我想起小学时高少冠老师拉的优美琴声,我对他说不白听拉琴,我能帮他抄简谱和五线谱,绝对让他满意。小丁还经常带我去发电厂喜好文艺的其他职工家里“汇演”,使我既认识了新朋友,又蹭吃了不少好饭菜。我对小丁预言,凭他拉手风琴水准,不会在矿区待很久,果真,两年后他被上海交响乐团招走了。生产组里的陈恒铁是“老熟人”,我在上海办事处时他老来,因此他怕我一个人寂寞,经常在晚上到招待所来看我陪我,老陈开起玩笑来没大没小,我同他说话也就无拘无束,但我最怕他提起介绍女朋友一事,他会吃吃地歪笑着说:“唉哟哟,大小伙子害羞了,怎么一提女朋友就脸红噢!”

俞金林比我仅大几岁,说话有共同语言,是我的常客,他经常带着他的好朋友、后勤组司机小顾来玩,有时带我去小顾那里“打牙祭”,学开汽车。小俞有极好记性,每晚给我和小顾说上一段《基督山恩仇记》,“劳三”毕业生矿区工作之初(二)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那时这本书在市面上是见不到的,他是凭着仅看过一遍的超人记忆就将全书内容记住了。一天,他十分严肃地向我提出一个问题,要我必须如实回答:“听说你在上海追求一位女生没有得到她的同意,感情受到很大伤害,失恋了才放弃留上海工作来到矿区的吧?”小俞的话逗得我哈哈大笑:“我自己怎么不知道有这回事?简直是无稽之谈!谁有那么强的想像力杜撰出来的?”“是你师傅老于说的。”“他是瞎猜的!”

两个月后,师傅老于将我住宿地点换到汽车队职工宿舍,别的没啥,就是上下班离指挥部机关远一些。新宿舍真不错,是家属房结构,进门是厨房,然后是大卧室,里间小卧室,我就住在小卧室吧。一个周六参加干部义务劳动下班后,我回宿舍拿衣服要去洗澡,开门进屋看到大卧室加了一张新床,上面躺着一位漂亮女孩,我大吃一惊,以为车队给新来的人分错了房或改为女宿舍了,赶紧去问车队队长怎么回事,队长解释:“上海培训回来的汽修工王伍桥分在那里,床上可能是他的女朋友吧,我对他说了住在外屋,不许打扰你。”后来又分来两个上海老乡,我见他们三人同住大卧室显得有点拥挤,“劳三”毕业生矿区工作之初(二)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就让王伍桥进里屋与我同住,这下可热闹了,也是我事先没想到的。王伍桥漂亮的女朋友特粘他,每天早上六点我还没有起床,她就准时来屋里不避我的眼目同他在床上亲热粘糊,晚上十一点后她才离开那里,吓得我每天六点以前就要起床,午夜近十二点才敢回宿舍。以后,我的另两个男舍友出了事,搞得宿舍有点乱七八糟,我不敢再在那里住了,赶紧请师傅老于帮忙,终于将我正式搬进了指挥部机关职工宿舍。

刚工作的那两年,也是我初次真正接触到社会,社会上五光十色生活现象和遇到各色人等,使我在社会大课堂中增长见识和经验,受益匪浅。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