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农自留地

★ 自给自足 ☆ 自娱自乐 ★

 
 
 

日志

 
 

“劳三”毕业生矿区工作之初(一)  

2012-04-25 16:41:43|  分类: 往事回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劳三”毕业生矿区工作之初

(哈啦哨)

上海办事处报到工作

——摘录自20079月《对煤矿的初步印象》片段

1975年初,我接到通知,去靠近上海外滩的四川中路大屯煤矿工程指挥部驻上海办事处报到。

报到的会议室不太大,挤满了将要去江苏矿区工作的应届技校毕业生,“劳三”技校仅来了我一人,没看到同班的邢卫国、陆建刚与其他同学,经打听,新单位是错开时间分批安排报到的。有一位姓俞的漂亮女生在会议室里提问发言相当活跃,引起了大家和我的瞩目。(第二年她成了“劳三”学生二连有点黄头发男生小陈的女朋友,这是后话)

在那里,矿上来人铺开两幅很大的蓝图,“劳三”毕业生矿区工作之初(一)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介绍了矿区情况,当时我们只听进去好听的事,比如,他们说职工食堂伙食花样很多,并且24小时开着,随时可以进餐;矿工从井下上来随意洗澡,有好些大池子,也有淋浴,还有紫外线仿日光浴。听了介绍,刚毕业的学生们很激动,感觉那里是个好地方。(几年后,随着全国知青大批返城风潮,有一部分技校学生在指挥部门口聚众集会并登台“演讲”,意思是当年介绍的情况与事实不符,将大家骗到了矿区,强烈要求返回上海重新安排工作)

当报到结束散场时,我故意留在最后,与介绍情况的人商量,能否将那两幅图纸送给我?拿着两幅图,我兴冲冲地回到家,立即又将“好事”学给家人听,家人总算对我到外地工作放心了,认为起码不是去最艰苦的地方。

——摘录自200810月《胡思乱想》片段

我被分配到江苏矿山工作,母亲虽于心不忍,但又无可奈何,只能不断交代我:一个人在外地工作,生活要知冷知暖,不要想家,对师傅同事嘴要甜,手脚要勤快,多请教人多干活,累不着你。

报到后,刚过完年,接到上海办事处通知,我们这批学生大部分在上海几个大工厂分别培训不等的一段时间。“劳三”毕业生矿区工作之初(一)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李志刚可能直接进了矿区二十七工程处,二连黄头发男生小陈培训半年后也进了矿区地质勘探大队;邢卫国在上海彭浦机器厂培训,我在造纸机械厂培训,陆建刚在重型矿山机器厂培训,黄惠良、郭庆元在其他厂培训,当时我们四人拟被安排到孔庄矿机电连工作,因孔庄矿尚在建设中,技校学生先暂定在上海培训一年,后来又延长至两年。

当我在厂里参加新职工为期一周学习班学习的第三天,便被新单位通知去上海四川中路49号的大屯煤矿办事处工作。

——摘录自200910月《青涩憨瓜》片段

新单位领导安排我在上海办事处的业务是,负责上海十多个工厂技术工人培训,以及内地单位来汽车驾驶员在大柏树考驾照,往内地单位输送高级技师审查调档等工作,这项工作难免要与女士打交道。

一天,我接待了一位来访的某厂培训技校生美女,“劳三”毕业生矿区工作之初(一)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偷眼瞧了一下她──身材苗条修长,肤白唇红,柳叶弯眉,樱桃小口,眉心中有颗朱砂痣,真像观音菩萨降临,却比观音漂亮多了。女生述说她身体健康状况一直不太好......如今的我心理素质提高不少,于是冷静地对姑娘说,你想表达什么意思嘛,直说无妨。原来姑娘担心培训结束后进内地单位,会将她安排到危险的矿井下工作。我是个怜香惜玉之人,见美女就多说几句透露内情,并以个人名誉打保票,绝对不会让她到艰苦危险环境下工作,劝她好好在上海培训,这么早考虑此事也太过虑了。美女心满意足高高兴兴走了。(第二年,那位美女成了“劳三”学生二连郭庆元同学的女朋友)

在办事处工作期间,我有意识锻炼自己与女同学接触能力,力图改变怕女人的被动局面。那时,工厂里的培训组长多数是女生,因工作需要,我常去那些厂了解情况,处理培训人员与厂方的矛盾事宜,随着时间推移,虽然我还不能完全改变怕女人的心理顽疾,说话时常吞吞吐吐不太利索,有时脑中出现一片空白,不知说啥才好,但至少不至于总想着逃跑了。

——摘录自200810月《胡思乱想》片段

在上海办事处通过八个多月学习,刚熟悉适应了那里的工作环境,与师傅们相处的不错,我却幼稚地向劳资组长老刘谈了想法:“劳三”毕业生矿区工作之初(一)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我从来没走出过上海,能否安排我去江苏矿区看看?”当时我不知道,其实那几个月是组织上在考察我的工作能力以及人品,刘组长认为时机已成熟,对我竖起大拇指说:“好!小伙子有志气!那就提前把你正式调进矿区工作吧。”

回家后,我整理去外地的行装,心里忐忑不安:外地矿区究竟是什么样子?是否很荒凉?北方的冬天是否特别寒冷?不习惯吃面食能不能吃到米饭?能否与北方师傅和同事们合得来?以后每年只能回上海老家探亲一次是否真的不想家?病了该怎么办……一切都是未知数,唉,走一步算一步吧,我始终信奉那句“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的老话。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