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农自留地

★ 自给自足 ☆ 自娱自乐 ★

 
 
 

日志

 
 

那一年我在招工路上的经历见闻(五、澜沧江边风景线)  

2011-05-28 22:10:20|  分类: 人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澜沧江边风景线

澜沧江因两岸原始森林密集,自然景观迷人,素有“东方多瑙河”之称。这条江,流经中国、缅甸、老挝、泰国、柬埔寨、越南等六国,全长4880公里,在中国境内称澜沧江,境外称湄公河。我在勐棒待的地点,正处在澜沧江与湄公河交界的不远处,澜沧江向西南方向将流入缅甸的湄公河。

当我站在澜沧江边往对岸一瞧,只见一群傣族姑娘刚从农田胶林劳作回来,放下工具来到澜沧江边,纷纷宽衣解带,裸身下到江里洗浴,顿时江边欢笑声连成一片,有的互相泼水嬉闹,有的划水扑腾游泳,真好似七仙女下凡,使我神情恍惚疑在梦中,又恍如步入仙境。

傣女洗浴是西双版纳的一道靓丽风景线,后来我经常遇到傣女洗浴场景。人们对西双版纳在傣语里表达的意思解释有多种,我听到的是“西双”表示十二、“版纳”表示平坝,即西双版纳由十二个平坝组成。傣族主要居住在海拔较低的平坝和澜沧江及其支流的沿岸,这里水源充分,土地肥沃,风光绮丽,条件优越,因此,傣族人与水有不解之缘,是一个十分喜爱水的民族。傣族人懂水、爱水,也离不开水,傣族女子更是在气质上也揉和着水的情味,个个有着钟灵毓秀、柔曼如水的身材,当一件件水红的、浅绿的、粉白的窄袖短衫飘落在水边,浴女们洁白如玉的身子在激流中浮沉,热带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散落在她们的肌肤上,姑娘们面部、胸部、腰部的曲线映现在余霞隐约的浪花里,形成一尊尊风格沉静流畅、富有民族情调的雕塑。

当我后来出外办事经常要在澜沧江边或支流河岸走过,感觉傣女每天中午和晚上都要在江边或河里洗浴,并发现傣女的筒裙作用很奇妙,洗浴时随着身子入水的深度慢慢向上卷,最后蹲入水中将筒裙卷盘成帽子戴在头上,洗浴完毕上岸时则随着身子出水的高度渐渐往下放,筒裙一点也不会弄湿。在晚霞余辉中,傣女洗浴这道风景给“东方多瑙河”更增添了辉煌和梦幻色彩。

看到对岸傣女洗浴,想起安徽老朱对我的约法三章,我还真有点不知所措,该不该在这时过江呢?会不会违反民族习惯?心里直犯嘀咕。望着快驶到对岸的小渡船,我心里踏实了一些,因为在船上有几个男知青,既然他们能在傣女洗浴的码头边上过河上岸,那么我过河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吧。船到了对岸,我的心又悬了起来,只见撑船的傣族小伙子到岸后收杆准备回家了。大下午烈日炎炎,我这里可没有树荫遮挡,非晒成了人干不可,于是,我急忙用手掌在嘴边围成喇叭状,扯起嗓门大声呼喊起来:“船家,我要过江!”连喊数声,终于有了反应,小伙子渡船过来了。等我上船,小船驶到江心,洗浴的傣女们已上岸,我也不必奢望被七仙女抢去当董永了。上岸后,我多掏了些钱给撑船的小伙子,以示报答,随后继续赶路。

路上,我穿过一个村寨,发觉竹楼外的傣族人都停下正在进行的所有活动,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看得我直发毛。是我违反了他们什么民族习惯吗?还是我和他们经常见到的知青不一样?哦,我穿的服装和知青们还是有点区别,他们见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外乡人,难怪!定下心来,我也细细观察起他们的竹楼,竹楼为“栏杆式”建筑,分为两层,上面住人,下面放牲口(现在下面堆放杂物了),据说这样能防蚊虫(现在家里都有防蚊虫家用电器了),竹楼外竹篱环绕,绿树掩映,恬美幽静。最特别的地方是,每家竹楼显眼的地方都挂着一个小木牌,上面用黑笔写着“地主”、“富农”或“中农”和“贫农”,标明这家人的家庭成份。我还真想进竹楼上看看,但是不清楚傣族人的民族习惯,不敢造次。

来到农场知青点,我巧遇一位过路的长得很秀气的上海女知青,当她听说我是定人招工的,便说她认识我要招收的那个男知青,可是很不凑巧,前一天他就外出,到营里较远的知青点玩去了,并告诉我那儿不通电话。这可怎么办?女孩安慰我别着急,让我先去她宿舍坐坐,因为她是广播员,可以通过营部广播站的大喇叭通知他,只不过营首长听到广播可能会批评她擅用职权。这使我左右为难,不广播就无法找到男知青,广播了会让女孩受批评,女孩看出我的犹豫,很豪爽地说:“你不要在意,没关系的,反正我豁出去了。”这么漂亮秀气的女孩,说话办事真够“哥们”,实在让我感动。女孩宿舍的外间就是广播站,播完通知后,她告诉我,若是一切顺利的话,估计一个多小时,男知青就能赶回来,叫我在此耐心等候。善解人意的女孩怕我寂寞,给我倒茶陪着聊天,问我午饭吃了吗?我不想给陌生人添麻烦,客气地说吃了,女孩追问一句:“在哪吃的?”“勐棒”,我清楚自己回答时底气很不足,女孩站起身没说话,用手捂着快要笑出声的嘴走进里屋,里面传出锅碗瓢勺“交响曲”,一会儿,女孩端来一碗香喷喷的鸡蛋炒饭和一碗清爽的榨菜蛋花汤,微笑着说:“饿坏了吧,赶紧吃吧,一看你就不像会撒谎的人,勐棒那里哪有什么吃饭的地方啊。”我面红耳赤地赶紧站起身,说话也不利索了:“这、这、这让我怎么好意思呢,你告诉我男知青的情况,又帮我广播找人,我俩素昧平生,却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已经感激不尽,你还做饭给我吃,这让我怎么吃得下?”在女孩可爱的笑脸上,出现了淡淡的羞涩红晕:“实话告诉你吧,他是我的男朋友!”不久,女广播员的男友闻听女友在广播中急切的召唤声,风风火火赶来了,后面的招工事项办得比较顺利。晚上,营部用汽车将我送回了勐腊县,免去了我招手拦车之劳和坐拖拉机坠落肾的危险。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