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农自留地

★ 自给自足 ☆ 自娱自乐 ★

 
 
 

日志

 
 

老茂轶事五则  

2010-10-28 23:18:20|  分类: 社会与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茂轶事五则

刚来北京时我就认识了老茂,他大我几岁,有时叫他茂哥,当时我们分属两大公司,后来我调上级部门,我俩交往较多的是在每年例会出差中,转眼已相识几十

酥油熏人

最早认识老茂是去甘肃临夏拉卜楞寺,我俩同坐一辆车,那时我们互相之间还没说过话。前往拉卜楞寺的一路上,见老茂很善谈,与车上朋友聊得热火朝天,路有多长,他的话就有多长,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各类话题无不涉猎无不精通,时间再长也口不干舌不燥,确有一个三寸不烂之舌,死人都能被他说活了

参观完拉卜楞寺,每人都被寺庙里那浓重的酥油味熏得晕晕乎乎,老茂轶事五则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踉踉跄跄上了车继续前行,老茂失去了“侃大山”的兴趣,裹紧衣服在暖洋洋的太阳照射下随着车子摇摇晃晃入睡了。一会儿,只见睡梦中的老茂鼻翼在微微煽动,就像警觉的猎犬嗅出了情况,猛然,老茂睁开眼睛大吼了起来:“是谁啊?在庙里还没熏够酥油,在车上还要拿酥油来熏人!”原来,有位小伙子闲着没事可干,想起给每人发的当地烧饼,撕开吃起来,饼中的不知什么东西做的馅,黄里带绿,一股难以忍受的浓烈酥油味从饼中冲出来,蔓延了整个车厢,熏得人脑仁直疼

彻夜独谈

老茂生活很有规律,每晚10点洗脚后上床睡觉,出差时也如此。在张家界出差,我与老茂、小景同住一屋,那晚,我与小景被领导叫往另一栋楼学习54号文件,半夜12点后返回住宿楼叫不醒服务员,只得贴着墙根压低嗓门轻轻叫唤住三楼的老茂来开一楼大门,喊了好久终于听到老茂在屋里怒吼道:“半夜三更喊魂呐!不开!”没辙,我叫小景找根细树枝去拨大门插销,自己则围着楼转,看到大楼侧面一、二层楼之间有个小窗洞,助跑蹿越扒拉上去,吊在上面琢磨怎么钻入,此时听见里面黑乎乎的楼梯上有动静,几根手指吊在上面的我已无力气,利用最后一点劲颤颤微微地说:“小姐,请你帮忙开开门。”老茂轶事五则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随后,“扑通”一声我掉了下去,只听里面楼梯一通慌张脚步声,下来的那人吓得逃了回去。我掸掸身上的灰土来到大门口,小景很奇怪地告诉我,门自己开了。

我俩赶紧上楼回屋,责怪躺着的老茂不够意思,老茂坐起来,急了:“我还不够意思?那门是我帮你们开的,刚开完门,背后突然有人哆哆嗦嗦喊‘小姐’,黑暗中也找不见人影,真是活见鬼,快把我的魂都吓掉了!”我们自知理亏,不再言语赶紧躺下。老茂在床上翻了几个身,最后爬起来说:“不行!你们搅了我的觉,我睡不着了,我也不能让你们睡觉,你们得听我说话,我也要折腾折腾你们。”于是,老茂开始天南海北侃了起来,还不时一个一个点名:“老家听着吗?小景还在听吗?”直到听到迷迷糊糊地应答声,他才继续侃下去,最后小景睡着没动静了,只听到我含糊的“听着呢”应答声,他挺知足地说:“有人还在听就行。”就这样一直熬到凌晨5点,我实在扛不住了,对老茂说:“你饶了我吧,早上开会我还要发言呢。”老茂这才住口,勉强让我睡了两小时。

“大傻帽”

老茂很欣赏以前一部日本电视剧里的人物,让人家叫他“大岛茂”,大家开玩笑的时候,根据谐音称他“大傻帽”,他无奈地摇摇头苦笑一下了之

那天坐游轮游三峡,一段路程没有风景可观览,我们几个朋友就聚在船舱房间里喝酒闲聊。陕西的朋友指着老茂和另一位言语不多老实巴交的朋友说:“你们两人的名字真有意思,一个叫何树茂——何时树茂盛过,另一个叫曾枝茂——曾经枝繁茂盛过,两人的名字正好一问一答。”老茂想炫耀一番,开口说:“我的名字是有讲究的,据家父说,是以前一位进士给起的。”话音未落,言语不多又不会说话的曾枝茂马上接茬,语出惊人道:“进士,充其量就是现在的高中生水平。”一句话噎得老茂直翻白眼,好半天才缓过劲来,老茂轶事五则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没好气地对曾枝茂说:“老曾,你出去把门带上。”老实巴交的老曾没理解老茂“恶毒”用意,真的站起来向门口走去,惹得我们捧腹大笑,老曾还很认真地问老茂:“我出去把门带上,还能进来吗?”大家笑得更厉害了,告诉老曾,老茂那句话的最简单意思就是两个字“出去”。老曾解嘲地说:“我是大傻帽吔。”老茂说:“不,你不傻,我才是大傻帽。”于是,大家笑看着他们两人互相争着要当“大傻帽”,最后给他们评判,一个大傻,一个二傻,就像扑克牌里的“大猫”“二猫”那样厉害,这才平息了“大傻帽”之争

寻找“广廷”

快过年了,朋友们为联络感情相互请客吃饭颇为繁忙

    老茂给我打电话:“感谢老弟对我工作的大力支持,过几天我请客。老规矩,该叫的客人烦劳老弟一一请到,特别要把‘广廷’给我请来!”“‘广廷’是谁?”我问。“我也不知道,人家总在电子邮箱上给我提供重要信息资料,署名‘广廷’,肯定是你们单位的,帮老哥好好找找,人家有情,咱可不能无义啊,拜托了!”我答道:“尽力而为吧。”

老茂轶事五则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

    饭店包间宾客满堂,尚有一个位子空着。老茂问我:“‘广廷’来了吗?”“来了!”“人在哪儿呢?”我一指自己:“在下即是!”“啊?是你?”我说:“老茂,平时看你挺聪明的,你怎么就没想到,‘广廷’两字摞起来合成一个字,不正是我的名字吗?你总说我用单位邮箱发邮件收不到,这才使用我以前署名‘广廷’的其他邮箱给你发送邮件。”

如此照相 

老茂平时总爱开玩笑折腾别人,我们抽时间也不失时机地捉弄他一下

那一年深秋,我们去海南岛出差,到了海口火山口,大家下来游览拍照。老茂自己照相技术不高,当别人给他照相时,他的要求还挺高,总怕别人照不好,一直说三道四指指点点。当他叫我给他照相时,他又唠叨开了:“注意啊,千万要把我的脚照上!”照完后,他想立即看效果,我没答应他,继续给他照,“一定把我的左边照上啊!”老茂又叨叨开了。老茂轶事五则 - 哈啦哨 - 小农自留地最后,在老茂的强烈要求下,我给他看了拍摄后的效果,看后,老茂急眼了:“这张照片怎么只有两只脚?我的身子呢?那张怎么只有左半拉身体?”我装作无辜而又委屈的样子对他说:“不是完全按照你的要求照的吗?是你让我照脚和左边身子的,我还以为你有特殊用途呢!”气地老茂嘟囔了一句“还号称自己爱好摄影呢,拍的什么照片?”悻悻地甩手走了

    出差回来后,我将洗好的火山口照片送到老茂手里时,他惊讶地问:“不是都拍坏了吗?这些怎么都是好好的?”我告诉他:“早就偷偷给你拍完了,否则,当时你的嘴就像老太太上自由市场买菜一样,挑毛病挑个没完。”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